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全部文章

刘钰佳杀死老婆第九天后,她回来了-小刀酒馆 In 全部文章 @2019年03月28日

刘钰佳杀死老婆第九天后,她回来了-小刀酒馆

刘钰佳
阿东瞪大了眼珠,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这个女人,到死也不敢相信,那个被他亲手打死的老婆,此刻就站在他面前。
此刻外面风雨大作,面前这个已经死去的老婆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:
“阿东,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?”面前的雯雯,声音格外的凄惨和苍老。
……
01
家里的人都说,能娶了雯雯,是阿东全家的福气。
阿东和雯雯第一次见面,是在学校不远的酒吧,当时他在酒吧驻唱,每天从8点唱到12点,能赚上150块钱,加上零零散散的小费,能有个200来块。
对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,200块,不过一顿饭钱,但对于阿东来说,每一个声嘶力竭的夜晚换来的血汗钱,都是在给他妈从死神手里抢时间。
肝癌,化疗多一分钱,就能多活上一分钟。
生活无边的残酷,加上生了一副好嗓子,阿东唱出的每一首歌,都是格外的苍凉和动情,雯雯也就是因为阿东的深情,选择了这个家境和自己千差万别的穷小子。
刚在一起的时候,阿东说过,自己家的条件不好,不想负了她,但雯雯不肯,在雯雯眼里,阿东就是一个无比孝顺的暖男。
阿东说,从小他就生在一个不健康的家庭里,他爸性格暴怒,动不动就会拿他妈出气,手臂粗的棍子打折过,胸前的肋骨,打断过。
因为这个,他妈不知道跑回了多少次娘家,但一个只会种地的农村妇女,能有什么办法,就这样忍了半辈子,人到老年,肝癌还找上了门。
家里没钱,连大学的学费都是助学贷款,他妈患了癌,阿东就没日没夜的赚钱,一晚演出能赚200,他只舍得买7块钱的馄饨。
两个人在一起之后,几乎每天,阿东都会买好两份热腾腾的馄饨去找雯雯吃,雯雯每个月会从生活费里拿上1000块,给阿东贴补母亲。
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,阿东总说,能遇见你,真是我攒了八辈子的福气。
02
毕业一年后,两个人回阿东的老家结了婚。
其实回老家,也是身不由己的选择,大城市的房价太贵了,普通家庭就是砸锅卖铁,在城市里也买不上一个厕所的位置。
更何况,阿东家的条件,连温饱都算不上。
没有婚礼,没有喜宴,雯雯的爸妈和阿东他妈一起做了顿饭,6个菜,两方家长吃个饭,阿东敬个酒,婚事就这么草草定了下来。
这顿饭,是在雯雯父母的眼泪中度过的,她的父亲和母亲,没人同意她嫁到那么远的地方,不门当户对他们可以忍,但嫁到那么远去,他对女儿不好,可怎么办?
她妈抹着眼泪劝雯雯,连房子都可以空来给她住,只要她别离开自己,别孤苦无依的远赴他乡。
但雯雯哪懂父母一片苦心啊,在她眼里,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什么能比上阿东那句我会给你一个家了吧,她爸爸背着手,言又欲止,抽了一根又一根闷烟。
婚礼结束后,雯雯的父母再次抹着泪回了家,临走之前,悄悄的塞了20万给雯雯,小声的告诉她,受欺负,赶紧回家。
雯雯笑着和她妈说,放心吧,那小子对我好还来不及,哪敢欺负我?
新婚的甜蜜劲一过,俩人开始回归现实,雯雯花光了妈妈给的20万,在县城里买了套二手房,不大,收拾起来倒也温馨。
辞了大城市的工作,两个人总要找些营生,小地方酒吧少,即使有酒吧缺驻场,也没人付得起上万块的薪水给他。
面试了一周,阿东愿意做的工作却很少,但凡愿意给他一枚橄榄枝的,他都会不知天高地厚的问上一句,月薪能过万吗?不过没啥意思。
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要他。
而此时的雯雯,已经面试到了机关单位,虽然没有编制,但保障多的很。
03
阿东暴怒的本性,就是在这时候开始显露头角的,他骂这些小地方的人没眼光,觉得他们给的薪水像要饭的。
那天喝了点酒,阿东光着膀子和朋友吹嘘,老子上大学的时候,一个月就能挣上一万块了,现在他妈想2千多块打发我,开玩笑。
彼时,阿东已经找了一个半月的工作了,稍有不顺心的面试回来,他都会叫上朋友在家里喝酒,一喝就是后半夜,边喝边骂,仿佛这个社会有多对不起他。
终于有次,好脾气的雯雯实在忍不住了,当着他酒友的面说了一句:
“行了,好汉也不一个月提30次当年勇,你就别总说你那点事了。”
酒友们笑成一片,阿东却气的脖子上暴起了青筋。
“你他妈是不是笑话我呢?啊?”阿东两步窜过来,直逼到雯雯面前。
“阿东!干什么呢!”朋友们看形势不对,站起来想喝住他。
看着朋友站起来过来帮忙,雯雯又怕又气,一方面她从来没见过阿东这副模样,一方面又气他不争气还拿自己泄愤,也不甘示弱的回到:
“就说你呢,能过吗?不能过就离婚!”
本来想吓吓醉酒后的阿东,但没想到阿东随手一个耳光就甩了上来。
“你他妈嫌弃我了是吧?”
“嫌弃我不能挣钱了是吧?”
“是不是想找个有钱老头子一起过日子?”
“我最了解你们女人了,都一个死样子。”
此刻雯雯已经听不到阿东在说什么,她觉得整张脸都是红的,火辣辣的被火烤一样疼,她横起眼睛瞪着阿东,没想到迎来的是卯足了劲的一脚。
雯雯整个人砸在酒桌上面,还好酒友们反应还挺快,有人直接拉住阿东,有人赶紧扶起雯雯。
阿东随即被朋友拉走,朋友安慰几句雯雯后,也都各自回家,除了脸上的巴掌,雯雯身上到没有什么伤,她战战兢兢的洗了澡,站在水龙头下嚎啕大哭。
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,回家。
她收拾好了所有要回家的行李,定好了最早一班的机票,连家里的钥匙她都拆了下来,放在了门口。
一开门,门口是双膝跪地的阿东,看见家里的房门打开,阿东马上蹭过来要抱住她的腿,雯雯吓得直接退后了两步,阿东随即开始哭诉。
阿东边哭边用力的扇自己巴掌,他是下足了力气的,一巴掌下去,半张脸都肿了起来:
“老婆你听我说,我真不是人,昨天我喝太多了,我可能把你当成我朋友了,老婆,你相信我,我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的。”
雯雯握着行李箱的手,一直没有松开。她哪会相信这个男人的鬼话?昨天那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,现在还留着许些淤青。
阿东的妈妈,也坐车来到了雯雯家里,那个干瘪的老太太握着雯雯的手就开始抹眼泪:
阿东这孩子不坏,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,算妈求你了,别回去了,好吗?
她妈边说边像个小孩子一样,从自己兜里的蓝花布拿出了一卷钱,把几张一百的都塞到了雯雯手里说:孩子,妈没啥钱,就这些了,你拿去,别生气了,算妈求你了。
雯雯握着行李箱的手,终于松开了,她看着婆婆这副可怜的样子,又想起了当初阿东对自己好的种种,内心突然蹦出一个想法:
“阿东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吧,他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阿东随后站起来抱住雯雯说,老婆,再动你一根手指,我不得好死。
04
时间是过的很快的,转眼已经是一年,此时,雯雯已经怀了三个多月,阿东做起了药贩子,倒卖一些膏药和喷雾,三无产品,来钱却特别快。
两个人的日子仍然磕磕碰碰,阿东偶尔还会动手瞪眼睛,但为了生活,雯雯再也没还过嘴,她不是没有想过离婚,但远嫁了再离婚,又哪有那么容易?
离婚了,父母怎么办?结婚父母给了20万,已经掏出了棺材本了,阿东那副样子,敢问他要房子,他可能要和自己同归于尽。
再说结婚一年跑回家,是要让人家传闲话的,当初父母就不同意,现在回去了,不是正给他们添麻烦吗?挨几下就挨几下吧,日子总会过去的。
意外就在这天来了。
阿东压了一车货,整整20万,在和药店讨价还价的节骨眼上,被人举报了,工商局一车人过来,没收的血本无归。
刚好那天雯雯难受,没上班,躺在床上,整整一天没有吃饭,晚上一身酒气的阿东回了家,雯雯让他给自己煮点粥,他站在门口,一动不动。
雯雯有些生气,但看着酒后的阿东,也不敢说什么,想往好的地方聊,就问了一句药卖的怎么样。
不想这一句,像火柴扔进了炸药桶。
阿东说怎么样?没他妈怎么样,我这半年的积蓄,没了!你呢,你在家干啥呢?
不上班,躺床上等着我给你做饭?是不是怀十个月就想让我给你做十个月?啊?
雯雯看着发狂的阿东,一股凉意直接爬上了后背,很快,阿东又冲到了他面前,雯雯拿着手机,刚要打电话,被阿东一把扯下床。
他随手抄起身边的衣服架,疯狂的在雯雯身上抽打着,雯雯蜷缩着身子,疼的嚎啕大哭,衣服架几下就打碎了。
他随即上了拳头,把雯雯拎起来丢在床上,狂风暴雨般的捶打着,就好像他捶打的足够狠,钱就会自己回来一样。
十分钟后,一声渗人的尖叫声从雯雯口中传了出来,殷红的血,染红了褪了色的地板。
转眼已是急救室,雯雯小腹撞到了桌角,流产,一条尚未出世的小生命,就这样夭折。
流产后的雯雯,整个人失了魂,阿东不敢打电话告诉岳父母,他那老实人的妈妈,也不敢多说上一句话。
雯雯像是一副躯壳一样,躺在病床上发呆,流眼泪。婆婆照顾了几天,50多岁的人,拖着化疗后的身体,很快就撑不住回家了。
留下的只有阿东,和已经哭成泪人的雯雯,刚开始,阿东还心有愧疚,翻来覆去的和雯雯道歉,但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,是说几句好话就能抵消的吗?
雯雯不说话,即便说话也是要拿手机打给家里,阿东哪敢让她给家里打电话,每天连哄带吓,就是不让雯雯告诉家里。
出院后的第三天,雯雯从家里的8层楼一跃而下,当场身亡,她穿了一件十分精致的旗袍,但却抵不过死状的惨烈。
脑浆迸裂,面目全非。
05
收到消息后的雯雯妈妈,整个人失控晕倒,她的父亲脑溢血,当场住院。
而阿东一家人,没人告诉她妈,雯雯曾经受过多少家暴,就连这次流产,也说成了雯雯失足跌倒。
警察来检查的结果也很简单,不慎流产,想不开自杀,排除他杀的可能。
雯雯留给了家里人一封简短的遗书,阿东看过,觉得没有什么,就给了雯雯妈妈。
妈妈,
我很抱歉选择自杀
被命运作弄也好
阿弥陀佛没有保佑我也罢
东东还没见到这个世界就没了,我心疼
家里人对我很好,请你记住他们,我多想
抱着你,再叫你一声母亲
真的很遗憾,下辈子再做您女儿吧
雯雯妈妈把遗书放在胸口,泣不成声,她摇着阿东的肩膀问,为什么,为什么我的女儿命这么苦啊!
阿东神情紧张的说:阿姨,我也没想到,上午我还买了她最爱吃的栗子,下午她怎么就做了傻事啊!
阿东说着,眼泪也成双成对的掉下来,只不过不是心疼,是害怕,他怕真相大白的那一天,自己会被雯雯的父母撕成两半。
很快,雯雯的葬礼就结束了,她妈妈捧着女儿的骨灰,回到了远在千里的南方,送走了岳母,阿东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面对岳母,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,一点也没有露出马脚,但随即,阿东的妈妈就住进了医院,可能因为前一阵照顾雯雯太过劳累,病倒后就再也没起来。
阿东在母亲墓前守孝三天,想喝瓶酒平复一下悲痛的心情,结束一下最近惊心动魄的烦事,但他没想到,家暴死老婆过后的人生,才刚刚开始。
最开始,是他喝醉后,发现了门口一双崭新的婴儿鞋,放在自家的门口,而走廊里,传来了阵阵婴儿的哭声……
06
阿东没想到,家暴打死老婆后的人生,才刚刚开始。
最开始,是他喝醉后,发现门口有一双崭新的婴儿鞋,放在自家的门口,而走廊里,传来了阵阵婴儿的哭声。
一次两次就算了,只要是他自己回来的时候,婴儿的哭声就开始在走廊里响起。
阿东心中也有愧,每次听见婴儿的哭声,他都快步回家,打开门,倒头就睡。
只有睡着了,才能消减心里的恐惧。
但似乎这种恐惧并没有随着睡着而缓解,每次听到婴儿哭声回家后,明明锁好的房门,又会再次被打开,婴儿的哭声就这样在耳边一直环绕着。
阿东觉得自己要神经衰弱了,有时候闭上眼睛,就是雯雯那张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,不管他喝多少酒,都挥之不去。
严重的时候,他觉得大街上都能听见婴儿的哭声,有天下楼的时候,浑浑噩噩的被人撞了一个跟头。
阿东被撞的刚要发火,却看见那个女人长得十分像雯雯,吓得一个趔趄没起来。
女人连连抱歉,一把拉起了阿东,在他耳边嘟囔了几句,转身消失,他迷迷糊糊,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响起,他伸手去摸手机,婴儿的哭声又响起来了。
此后的一周里,阿东近乎奔溃的躲避着这婴儿的哭声。
他去朋友家住,白天还好好的,晚上朋友接一通电话,聊了不到两分钟,他手里还握着啤酒,哭声又响起来了。
他甚至跑到网吧,在人最多的地方通宵,但婴儿的哭声像是一个恶毒的诅咒一样,挥之不去。
最惊悚的事,是在那个暴雨的夜晚发生的。
晚上阿东照常回家,走廊里出奇的没有婴儿的哭声,他开门进屋躺下一起呵成,刚要睡下,门口又是一声清脆的,咣当。
他走出卧室,门果然又是开着的,他有又惊又气的准备去关门,刚一伸手,面前的一幕,让他彻底崩溃。
阿东瞪大了眼珠,直勾勾的盯着面前这个女人,他不敢相信,那个被他害死的老婆,此刻就站在他面前。
此刻外面风雨大作,面前这个已经死去的老婆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:
“阿东,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?”面前的雯雯,声音格外的凄惨和苍老。
07
阿东疯了,彻底疯了。
邻居们看见阿东的时候,他家的房门开着,屋子里乱作一团,他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,嘴里一直念叨着:“我错了,别打我,我错了,我错了。
最后接走阿东的,是他的岳父和岳母。
两个人站在女儿曾经的家门口,一言不发,角落的阿东,仿佛看见了救星,跪着爬到了岳父岳母的脚下:
“爸,妈,雯雯回来了,雯雯没死!救救我,雯雯回来了!”
“好事的邻居已经站在门口看热闹,雯雯妈妈扶起了跪在地上的阿东,抹着眼泪安抚着他:
“妈知道你想雯雯了,妈知道,知道。”
“来,跟妈回家吧,好好的人,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样子,走,跟妈回家。”
两个搀扶着阿东,坐上回家的车,刚一上车,阿东就栽倒在车座上,昏昏欲睡。
“你说这阿东也是可怜,一个月不到,没了老婆,娘也没了,挺好个小伙子,现在搞得疯疯癫癫。”
趴在阳台上看热闹的邻居,感叹出了这么一句。
阿东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头脑格外的清醒,只觉得浑身疲惫的很,闭上眼睛,这几天的经历仿佛一场大梦,那些脑袋里惊恐的片段,一个都不见了。
婴儿的哭声不见了,雯雯的样子也模糊了,他像是一个劫后余生的幸存者,最后能回忆起来的,只有岳母抚摸着自己后背那双仁慈的手。
咔,突然亮起来的无影灯刺的他睁不开眼睛,耳边传来的,是岳母熟悉的声音:
“阿东,我是妈妈,和我说说雯雯的事情吧”
“妈?雯雯是我没照顾好,才出了这样的事,但是…”一股钻心的刺痛从脚底板涌像大脑。
“ 啊!阿东失声尖叫。”他挺起身子,看见一把手术刀,插进了自己的脚腕。
“到现在了,还没打算和我说真话吗?”岳母的话里像塞了一把冰碴,声音低沉而刺骨。
“阿东,我女儿这么好,平常我一个手指头都舍不得碰,你究竟凭什么?又为什么要把她打成那样?
”她从小就特别懂事,我和他爸都是医生,忙,她从来都不给我俩添麻烦,什么事都忍着不说,你说她傻不傻呀!
“她要是说过一次被你打过,我们咋也把她接回家来了,哪怕她这辈子不结婚也好啊?”
“你怎么能下手这么狠,怎么就能让她想不开?你哪怕给我留个残疾的女儿!也是一条命啊!”
雯雯妈妈一面说,一面泣不成声,手中一只麻醉剂,又扎到了阿东身上。
这样,我把事情原原本本,都和你说一声吧。
看完我女儿的遗书,我一切都明白了,只不过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你一个看起来这么老实的孩子,能对我女儿下这么重的手。
你家楼下撞倒你的那个人,是我找的催眠师,你打过我女儿几次,你可能不记得了,但你的大脑记得,你统统都和他说了。
你听见的声音,镜子里的场景,都是催眠师暗示你的,你只要听到你的手机铃声,那些场景就会出现在你脑海里。
所以无论你躲到哪,只要手机在,雯雯和孩子,就会一直在你身边。
刚才醒来之前,我已经让她结束了你的催眠,你没傻,也没疯,我想过直接给你注射安乐死的药,但对你来说,死真的是太轻松了。
08
我不要你死,我要你好好活着。
既然你害死了我女儿,那不如,你就做我的女儿吧。
麻醉剂起效了,阿东很快又昏了过去。
雯雯妈妈的表情冷静严肃,就像一个正要进行一场大手术的大夫,手术刀在她手上仿佛有了灵魂,切割,缝合…
再次醒来的时候,阿东已经躺在了雯雯的卧室里,他的脸上缠满了纱布,双腿不能动,他拼命回忆着昏迷前的一切,但却发现大脑只有一片空白。
尿意袭来,他习惯性的把手伸进被窝,却发现两腿之间空空荡荡。
他整个人都蒙了,他是谁?在哪?是男是女?
房门打开,雯雯妈妈端着热汤进屋,面容出奇的和蔼,她放下汤,温柔的说:雯雯,你醒啦,担心死妈妈了,你出了车祸,妈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往后的几个月里,阿东知道,她叫雯雯,大学刚毕业,出了车祸,摘了纱布之后,她发现自己的样子和原来差上了很多,但妈妈也给她解释过。
“那么严重的车祸,能保住命就很不容易了,后遗症就是她的头总是阵痛,每次要想起来什么的时候,都头都会炸裂一样的疼。
她只能记得自己叫雯雯,父亲是心理疾病教授,母亲是外科医生。
她双腿瘫痪,每天只能在家里躺着,注定要瘫痪过上一生。
那天,她随手拿起了一本自己写过的日记,其中一页上写着:
“今天,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个特别好的男孩,他的名字,叫阿东。”
28岁小鲜肉大叔,
13线情感作者,所有女性的娘家人,
他敢写敢说,犀利精彩。
他的公众号张十三说(ID:zhang13shuo)
随时欢迎你来做客。

第一次写这么玄的故事
后面已经有点狗血了,干脆让狗血来的更猛烈些吧!
我先声明一下,几乎我每次写故事的时候
我都会说,我编的
就是熬着夜在电脑前面瞎编的
图啥啊,就是大家没事消遣一下时间
主旨也很明确不是吗
就是家暴的无论男女
都不会有好下场
但总有人就较真,说不够正能量
我啥时候说我是正能量民间宣传大使了?
记住,我只不过是一个心中尚存正义
一个没事写写东西的普通人
这篇读完了,一定得给我点个赞
别问为啥,点就得了!

浏览 : 212
上一篇: 下一篇: